高雄便服店/禮便酒店/便服店薪水/便服店小姐/張忠謀退休》妻子張淑芬:我們討論過,錢帶不走,不會留財富給小孩 – Yahoo奇摩新聞
20171002編按:現年86歲的台積電董事長酒店經紀人張忠謀,宣告將於2018年6月退休,希望把餘年保留給自己及家庭。他的妻子張淑芬7年前接受《商業周刊》專訪時表示,曾和張忠謀討論身後事… 陳炳勳 攝更多張淑芬以柔性的力量改變張忠謀,也改變台積電。張淑芬接下台積電志工社的社長,「張太太」變「張社長」,台積電的公益行動也積極起來。過去,台積電從沒參與過救災,八八水災,台積電第一次出動工程師,協助台南縣所有小學準時開學。張淑芬參訪受災小學時,台積電財務長何麗梅、新廠規畫處處長莊子壽全程陪同。八八水災後,張淑芬到阿里山勘察,在員工餐廳辦阿里山農產品義賣,不只張忠謀到場,連副總經理蔣尚義、劉德音等高階主管都現身。她有能力讓台積電高階主管由上而下做公益。從現實條件看,張淑芬聰明,有洞悉世事的手腕,更是張忠謀的親密伴侶。然而,董事長夫人和台積電之間,不能踰越的底限又在哪裡?她透露,她和張忠謀之間早有默契,「我不會跨進他的紅線。」在她心裡,也設下三個底限,一遇到這三條底限,她馬上會踩煞車。第一條底限是,不接台積電文教基金會,不碰錢。第二條底限是,不過問公司的決定。外界傳言台積電前總執行長蔡力行下台與張淑芬有關,當我們問她此事,她立即緊張的否認:「沒有!不會!不可能!因為我不瞭解公司。」第三條底限是,不管大錢。張淑芬透露,在家裡,「大錢歸他管,小錢歸我管。」對她來說,「做志工就像創業」,她必須在這三條規則下,帶領台積電走出公益的路。就像不帶兵的執行長,不斷向外擴張影響力。她說,她的願望,就是希望台積電的主管,都能知道志工在做什麼,把台積電人性的一面,挖掘出來。進而,「希望台積電員工快樂,」她說。這次採訪,她面對敏感問題,都毫不猶豫的回答,甚至不諱言身後事。以下是專訪內容。《商業周刊》問(以下簡稱問):現在的角色,做自己多一點,還是張太太多一點?張淑芬答(以下簡稱答):我覺得張太太還是多一點,在張太太裡面爭取做自己。要是只做自己的話,我會住在尼泊爾很多時間,因為我是一個太太,結婚8年、9年,才去3天(指尼泊爾),這不像以前的我,以前我每年都去。公私之間怎麼避嫌? 基金會是公司的,我不會接問:做志工是太太的責任之一嗎?答:應該說是太太的興趣吧,講太太的責任的話,太重了。我做這個(指公益)已經20幾年,我發現,我也學習到,一個團隊的做,跟個人的力量差太多了,你看八八水災那麼短時間,我們可以把98個學校復原。問:太太的興趣會不會變成有心人運用的窗口?例如,想在Morris(張忠謀英文名)心中留下好印象而參加志工社?答:我進志工社,我叫大家不要叫我夫人,叫我Sophie,我只是一個眷屬加入,我只是比較有經驗。我們只是一個小團體,志工社都是幫助人的。志工完全是快樂的人來加入的,不是為了什麼人是領導人加進來的,那就不快樂了。問:志工社有多少資源?答:財力沒有多少,以前我們志工社,志工拿自己的假期,領300塊錢的車馬費,這個車馬費他們留起來去做。(編按:目前台積電志工社約900人,占台積電員工3%。經費由台積電文教基金會核撥,一年可動用資金約100萬到400萬元。)問:用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去做,力量不會更大嗎?答:那時候陳國慈(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前執行長)下來時,就是要找我去當董事長,我先生講:「這要避嫌。」當然我也想做,我希望我有那麼多錢,可以做那麼多事情,可是我跟我先生,我們把這個角度把握住。問:酒店經紀人所以Morris幫妳畫下了一條界線?答:也不是,我曉得張忠謀的底限是什麼。我覺得他的想法是,基金會是屬於公司的,我們志工社只是一個小社團,公司的東西不應該是眷屬進來,即使我是(董事長夫人)。事實上我的身分在美國,CEO的太太(可以)管基金會,很多都是這樣子。問:所以那條線也很清楚,你們不會像家族財團一樣成立基金會?答:家族財團有家族財團的做法,我們不是,我先生是專業企業人員,所以我也是專業志工。張忠謀何時要退? 每次他遇到困難,我說退休就好了問:Morris回任前,你們有討論嗎?答:事先當然有討論,他考慮了很多。他思考,跟我討論,我跟他分析,跟他講,你做什麼決定,我支持你。問:你們討論了什麼?答:這個我就不能講了。我等於是他一個談話的對象,我就像平常聊天一樣這樣子聊,聊完之後,我就沒有問他怎麼決定。他真正做決定,是在電視上,我在家裡看了,哭了。問:為什麼要哭?答:一份捨不得吧。問:Morris有退休規畫嗎?答:他面對的東西,他自己有他自己的界線在那裡,他知道自己的能力,他怎麼樣做,而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這個。他每次要跟我講困難的時候,我第一句就跟他講說,退休就好了。(編按:意指張忠謀尚未有退休打算。)做一個張太太,不管他做些什麼,我一定就是站在他旁邊。他要是台積電不做,我志工也不做。陪他到處走,這是講真的。心裡的敵人是什麼? 怕身體的微弱,怕和先生分開問:妳去過達蘭薩拉見達賴喇嘛,他對妳的影響是什麼?答:他告訴我,最大敵人就是自己的煩惱。問:妳心裡的敵人是什麼?答:我現在心裡的敵人是年紀的長大、身體的微弱,怕跟我先生分開(眼眶紅)。問:妳怕跟先生分開……,有討論過身後事嗎?答:他講就是說,我活著一定要比他更久,因為在這一方面,我比他更堅強,……我不捨他一個人生活,沒有人照顧的日子,我會比他在這一方面堅強。問:會成立信託嗎?答:我們有考慮這個問題,我們已經有規畫,我們不是家族企業,錢我們也帶不走,我們走之前,會把錢都用在公益上。問:所以不會留財富給小孩?答:不會。問:那你跟Morris留什麼給小孩呢?(編按:張忠謀有一女,張淑芬有兩女,均定居美國。)答:我們讓他們知道媽媽、爸爸是什麼樣子。I want them very proud of their parents.(我希望他們以雙親為傲。)我沒有因為我跟我先生結婚後,變得很奢侈,或是變得很不一樣。我更不會讓我的小孩,因為這個繼父,變成不一樣的人,這不是我們的教育方式。他們只要看他媽媽,就知道他們的分寸在哪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