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南酒店上班/高雄酒店工作/酒店小姐/經紀人/【國際人才濟濟,台灣人才岌岌】台灣生活便宜又舒適,超適合數位遊牧民定居 – Yahoo奇摩新聞
「我要怎麼跟台灣的官員證明我是一名藝術家?我要怎麼跟審核官員說明我到底在做什麼工作?」如果一個「老外」在台灣住了 4 年,至今卻仍然不太會說中文,也沒有申請任何居留簽證,多數人或許直覺認定,這名「老外」其實並不真的喜歡台灣,也沒有常駐台灣的打算,對吧?可世界上很多事情,偏偏都是違反直覺的。來自加拿大的 Alex 在大學主修生物,做過不少研究,本來有很好的機會朝學術發展,但他覺得那樣平順生活太無聊了,因此拿到學位後選擇到泰國、香港、台灣等亞洲國家流浪,希望可以透過這樣的漂浪過程「找自己」。Alex 坦言,當年的旅程雖然沒讓他找出人生「想幹嘛」,但卻讓他非常確定自己「不想幹嘛」,因酒店經紀人此他暗暗下定決心,未來工作只願當自己的雇主,才能享受各樣的自由——包含失敗的自由。回到加拿大後,當時因為線上數位音樂的版權法規還沒有非常明確,Alex 一方面想在網路上嘗試一些抗議行動,二方面也看到許多專業 DJ 並沒有好的線上管道可以購買音樂素材,於是利用自學的電腦技術,架起一個電子音樂素材交流網站,沒想到竟受到不少音樂人青睞,甚至有人願意無償贊助網站營運,於是誤打誤撞開始了自己的線上音樂事業。然而,獨立線上音樂資料庫的收入來源並不穩定;於是,Alex 想起了台灣。首次知道台灣,是 Alex 在大學修習都市化與全球變遷 (urbanization and global change) 課程時,有一次作業要求學生以全球各都市為案例,深入探討氣候變遷可能帶來的影響,Alex 便以台北作為探討案例。後來在他的亞洲壯遊中,台北也被作為短暫停留的地點。起初,Alex 只覺得台北是個非常適合生活的城市,萬事便利、氣候合宜、生活成本低廉、治安良好,人民也非常友善,但當時作為旅人的他,並沒有想過要在這裡定居生活。後來,Alex 心想,既然工作和收入都來自網路,理論上自己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持續自己的網路事業,何苦讓自己停留在做什麼都不方便,而且生活成本又高昂的地方呢?於是,經過一番評估,Alex 選擇來到台灣,一待就是 4 年。問題來了,依照台灣現行法規,如果 Alex 想在台灣長期停留,要嘛就是他得找個僱主聘用他,讓他得以用工作名義留下;要嘛,就是他得設法娶個台灣配偶,用依親名義留下。然而,這兩件事情,卻都不在Alex 的選項中。於是,這 4 年來,Alex 持續用「旅遊」的名義留在台灣,並且每 3 個月就出境到亞洲其他國家短暫旅遊,週而復始,以便讓自己留在台灣。雖然 Alex 留在台灣長期「旅行」的開銷,與他在網路上的收入仍不足以打平,但他認為,若他選擇留在加拿大,自己的負債只會更多,所以一邊留在生活便利的台灣,一邊策劃下一階段的事業,同時深度學習亞洲文化、提升工作技能,對他來說是更好的選擇。根據日前國發會所提出的《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雇用法草案》第 9 條,國外藝術家可以在沒有雇主的同意下,自行前往勞動部申請藝術工作簽證,每次許可期為 3 年,必要時得以延長,正好適合像 Alex 這樣的人申請。問題在於,Alex 會被我們的審核體系視為藝術家嗎?又,他會被視為台灣需要的「外國專業人才」嗎?要回答這兩個問題前,我們得先回答文章最開頭的提問。事實上,Alex 在台灣除了經營網站之外,也非常熱衷於攝影和旅遊。打開他利用 Goole map 自製的旅遊地圖,上頭竟然貼了超過上千個標籤,詳細記載了許多歷史建築、廢墟、特殊景點的位置。不僅如此,他細心地用顏色為這些歷史建築的狀態做了分類。「這個後來被拆了」、「這個現在還好,但我都不太敢告訴別人這個東西在哪裡,比較少人去它就比較不會酒店經紀人被破壞」、「這個被改建了」。更驚人的是,Alex 可以鉅細彌遺地說出許多據點在大清、荷蘭、日本治理時期,各自發生了什麼故事,有哪些演進,而且靠的都是自己多方搜羅中英文資料,最後確認可靠度後,再自己製作筆記。光看這份地圖與他所記錄的歷史故事,都能證明他絕非一位單純的觀光客,而是對瞭解自己所生活的環境有著濃厚的興趣。就這方面而言,他很可能比許多台灣人還要來得「在地」。除此之外,身為「網路遊牧民族」的 Alex,也特地針對外國旅人製作了一份「咖啡館地圖」,詳盡地告訴旅台外國人可以到哪些空間去利用網路工作。他說,曾經有國外的部落客將他稱為「台灣大使」,每次有人想到台灣旅行,就會有人拿他的部落格當作攻略,分享給許多國家的旅人看。就這點而言,Alex 其實無形中已經在為台灣做外交、觀光宣傳的工作。每隔 3 個月就出境再回來台灣、即使中文不好還是步履不停地隻身在台灣各鄉鎮旅遊、努力搜羅資料介紹台灣歷史⋯⋯即使在我們看來,他的生活有諸多的不便,但他還是努力在台灣待了 4 年多。這樣的人,我們可以說他不愛台灣嗎?這樣努力讓世界看見、了解台灣的人,到底是不是我們需要的「人才」?回到前文所提到的藝術家簽證。Alex 認為,如果台灣政府願意提供這樣的簽證給外國藝術家,當然是件好事,他個人也樂見這樣的措施。然而,他對於未來審核機制如何落實,卻不樂觀。「我要怎麼跟台灣的官員證明我是一名藝術家?我要怎麼跟審核官員說明我到底在做什麼工作?我的情況是這樣,其他藝術家會比較容易證明嗎?」閱讀完整專題報導